1. 首页 科技前沿 法律在线 热透新闻 历史咨询 军事新闻 汽车资讯 教育新闻 娱乐新闻 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内容

【百年时光里的贵州青年】邓恩铭:百年前“00”后的两封“离别”
发布日期:2022-08-09 14:37   来源:未知   阅读:

  2022年是中国共青团成立100周年。百年时光,贵州这片热土上涌现出一批批孤勇决绝的青年,他们为国民所受重重压迫感到愤怒,于是奋起反抗、直面不公,投身革命事业,挑起为劳苦大众改天换地的大梁,为理想中的“新天地”前赴后继。

  热血难凉,赤子无惧。在“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本网联合贵州省档案馆推出系列报道,向百年时光里闪光的贵州青年先辈致敬!回溯百年记忆,感悟盛世不易。愿新一代青年,仍像历史上的他们一般摆脱冷气,“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光的发光,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1921年7月,年仅20岁的邓恩铭作为中学生代表,参加了中国第一次代表大会,也是参会13人中唯一的少数民族代表。

  “种田之人吃不饱,纺纱之人穿不暖”,时代的荒唐和不公就是如此可笑、赤裸。那一天,一群年轻人慷慨激昂,缜密商量着带领劳苦大众,翻转这世界!他们誓要粉碎这个“吃人”的旧社会,建立起一个没有贫穷、没有压榨剥削的新社会。

  1901年,水族男孩邓恩铭诞生在贵州省荔波县,一个水族、布依族、瑶族、苗族等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家中以做豆腐、卖水、开中药铺、挂牌行医为生。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他早早的看到了贫苦百姓的人生百态。

  从小邓恩铭就展现了出色的歌舞天赋,在小学时就是学校里著名的歌童,积累了很高的艺术素养。这是他日后宣扬革命思想的“利器”。在他16岁时,因家中无力负担学费,他面临着中途辍学。最终,在远房亲戚的接济下,他得以远赴千里前往山东求学。

  “南雁北飞,去不思归?志在苍生,不顾安危。生不足惜,死不足悲。头颅热血,不朽永垂。”

  这首《述志》,是这个水族少年人生第一次离开家乡,北上山东时所作。诗中已然表露其心系家国人民、不惜生死的志向,而此次离家后,他便再也没能回来。

  在抵达济南后,1918年,邓恩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山东省立一中。在这里,他阅读了《新青年》《每周评论》等杂志和介绍苏俄革命、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进步书籍。

  五四运动爆发后,邓恩铭积极参加学生爱国运动,被选为学生自治会领导人兼出版部部长,主编校报,组织学生参加罢课运动。在共同的斗争中,他同省立第一师范学生王尽美结成了亲密战友,一起组织学生抵制日货,反对卖国条约,积极参加宣传、演讲、罢课、游行等活动,成为学生界有影响的人物。

  1920年夏,齐鲁书社社长王乐平推荐王尽美、邓恩铭与中国上海发起组联系,着手筹建济南早期组织。此后,邓恩铭等人联系了一批当地进步青年知识分子,先后秘密建立了学会、成立励新学会,并出版以介绍新文化、新思想为宗旨的《励新》半月刊。

  1921年春,在北京和上海早期党组织的影响和帮助之下,王尽美、邓恩铭等正式成立了济南早期组织。由于工作优秀、表现突出,当年7月,邓恩铭和王尽美均赴上海出席中共一大。

  “一大”结束后,如何宣传好党的理论和思想?面对当时大字不识两个的广大民众,邓恩铭巧妙地运用歌曲、漫画、乐器等形式,宣传革命思想和道理。

  邓恩铭不仅会唱,还会编民谣,还有出色的笛、萧演奏能力,他曾在家书中,让家里帮助收集水族的山歌。他创作出大量朗朗上口、通俗易懂、振奋人心的革命宣传歌谣。这些歌谣深受人民群众喜爱,四处传唱,为推进革命宣传工作作出了巨大贡献。

  此外,他在绘画方面也是好手。邓恩铭利用一切时机,为老百姓创作了大量漫画系列,如地主剥削系列、日商压榨系列等。用漫画的形式,揭露社会的黑暗,激发他们向往幸福生活的愿望。

  1922年1月,邓恩铭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组织的远东各国和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同年底,赴青岛创建党组织,先后任中共直属青岛支部书记、中共青岛市委书记。在青岛工作期间,邓恩铭经常身着短裤短褂,打扮成工人模样,深入工厂车间、铁路车站和职工家庭,启发工人觉悟,建立工会组织,领导工人进行斗争。

  在邓恩铭等人的领导下,1925年2月8日,胶济铁路工会领导工人举行大罢工,威震千里胶济线,迫使铁路局答应了工人的部分要求。同时,四方机车厂工人也举行同盟大罢工,历时9天,最终取得了胜利。同年4月,邓恩铭又组织领导了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同盟大罢工为主的工人运动,历时3个多月,形成了青岛历史上震惊中外的第一次罢工高潮。

  然而也正是因为领导罢工,邓恩铭引起了胶澳商埠和日本人的注意,他们派遣大量的探子盯梢,抓捕了邓恩铭。

  在中共山东党委和青岛的中共组织的积极营救下,1925年5月,邓恩铭被释放,并被驱逐出青岛。但是为了组织工人运动,邓恩铭又悄悄潜回了青岛。为此他遭到大规模的搜捕,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对他的通缉令。

  1925年11月7日清晨,邓恩铭正在主持一个会议时,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带走了他。此时的邓恩铭已经患上了肺结核,在酷刑下他备受折磨、奄奄一息,但仍然顽强不屈。最终,党的营救加上两位贵州同乡官员作保,邓恩铭被释放。

  出狱后,邓恩铭住在叔父家休养,家人们都劝他不要再参加政治活动了。父亲听说后,千里跋涉从贵州赶到山东,看到不成人形的儿子时,父亲老泪纵横,苦苦规劝邓恩铭跟他回贵州老家。

  万般无奈之下,父亲只好一个人独自返回贵州。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别竟是永诀。

  生命的最后三个年头,邓恩铭都是在狱中度过的。而生命的最后,邓恩铭还是将这封诀别家书留给了家人,年少离家,再未归来,是一种舍身赴死的决绝,或许亦是用这样的方式跟家人再说说话。

  作为长子,邓恩铭父母希望他能传宗接代,平平安安地生活。但他却选择了一条充满危险、随时可能牺牲的道路。整天为儿子的安全提心吊胆的父母,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1924年,他们给邓恩铭寄来了一封家书。在信里,他们以邓恩铭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为由,要求邓恩铭尽快回老家贵州完婚。

  可是,让父母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一贯孝顺的大儿子却一反常态,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在邓恩铭寄回的家信中字字句句都是对革命的赤诚之心。他说道:“儿生性与人不同,最憎恶的是名与利,故有负双亲之期望……儿主张既定,决不更改……”

  看到儿子如此坚决的革命态度,邓恩铭的父母和家里人商量之后,决定拿出杀手锏作最后一搏。他们让资助邓恩铭的叔叔,切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以迫使他“回头”。然而,邓恩铭早已成长为一个为理想而执着、因理想而无所畏惧的战士。他理解家里人的心情,但他也明白,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他献身革命。最终,在家人与理想之间,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后者。

  邓恩铭在青岛领导革命斗争时,虽然生活清寒,但他还是拿每月党组织发给的生活费接济困难的同志。因革命工作,他的经济一直很紧张,面对家人的求助,他也没有能力给家里寄钱,只得委屈家人。这样清廉的人,却因将贪污党费的王复元开除党籍,最终遭到对方投敌叛变、出卖。

  1928年12月,由于叛徒的出卖,邓恩铭在济南被捕。在狱中,邓恩铭把被捕入狱的员组织起来,成立了狱中党组织,先后组织狱中难友进行了几次绝食斗争,不仅取得了改善伙食、允许读书看报、不带脚镣等生活待遇,还使狱中难友团结到了以他为主要领导的狱中党组织周围。

  邓恩铭在狱中组织了两次越狱,第一次由于遭人告密而仓促施行,结果失败。1929年7月,邓恩铭又拟定了一份更详细周密的越狱计划。济南的党组织为了里应外合,利用狱中党员家属探监的机会,把锯条等工具秘密带进监狱。此次越狱,帮助7名党员成功逃脱。而邓恩铭由于被长期关押,又受尽折磨,未能成功逃脱。

  1931年4月5日凌晨6时,邓恩铭和刘谦初等二十多名难友被敌人杀害于济南。就义前,邓恩铭强忍病痛,写下了这首《诀别》。

  两封“离别”书,一个生离,一个死别。14年间,昔日那个求学少年,终究还是循着心中之志去了。但这个二十世纪的“00”后灿若星辰般的闪耀人生,点亮了一个时代的暗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