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科技前沿 法律在线 热透新闻 历史咨询 军事新闻 汽车资讯 教育新闻 娱乐新闻 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内容

翻版邓文迪:华裔灰姑娘嫁给谷歌创始人结婚3年就闹离婚
发布日期:2022-09-20 16:03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1月,谷歌联合创始人、世界第六大富豪谢尔盖·布林申请与华裔妻子妮可·沙纳汉离婚,理由是两人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分歧”。

  布林主张离婚后双方共享年仅三岁的女儿的监护权,彼此都不向对方索取女儿的抚养费。

  但沙纳汉的离婚律师表明,沙纳汉应获得10亿美元的离婚赡养费,双方就此尚未达成一致协议,目前正在协商中。

  在亿万富翁布林的眼里,法官每小时930美元,法官助理每小时300美元的额外诉讼费用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要知道,在2019年的1月,亚马逊网站的创始人贝佐斯和妻子麦肯齐离婚时,当时贝佐斯的财产约有1372亿美元(约合9345亿人民币),麦肯齐最后得到了近四分之一的财富,高达358亿美元,并一跃成为全球排名第三的女富豪。

  无独有偶,2016年,中国互联网巨头,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与妻子李琼达成离婚财产的分割约定,李琼分得2.7亿股昆仑万维股份,按照当时的股价计算,李琼分得财产达到70.76亿元之巨,这是中国史上最贵的离婚案件。

  随后有律师分析,布林与沙纳汉很有可能是在婚前签署了财产协议,即使离婚,沙纳汉也根本无法分割走布林的庞大财产。

  今年48岁的谢尔盖·布林比沙纳汉大12岁,刚步入婚姻的第三个年头,布林为何就要与年轻貌美的妻子离婚呢?

  据华尔街日报爆料,去年年底,在迈阿密的巴塞尔艺术展上,沙纳汉与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两人擦枪走火,发生了短暂的婚外情。

  马斯克可是美国有名的风流公子,个人生活的花边新闻接连不断,情史简直可写一部小说,目前已经跟不同的女人分别生了9个孩子。

  就在与沙纳汉传婚外恋的丑闻时,他同时和自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Neuralink的女高管秘密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不久,马斯克的SpaceX公司的一名空姐指控马斯克在一次按摩中向她暴露下体,并未经本人同意强行抚摸她的大腿。

  为了平息马斯克的性骚扰事件,麾下SpaceX公司不得不向那位女员工支付了25万美元的和解费。

  但狗血的是马斯克不仅仅是特斯拉CEO,他还是布林的昔日好哥们,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马斯克的特斯拉汽车帝国的生产面临困境,布林二话没说,向马斯克的公司注入了近50万美元资金,从而挽救了马斯克的企业。

  作为回报,马斯克把他生产出来的第一批特斯拉电动SUV中的一辆,送给了布林。

  也就是从那时起,马斯克的生意蒸蒸日上,目前马斯克已经成为全球首富,坐拥2400亿美元的巨大财富。

  丑闻一经报道,马斯克为了自证清白,在推特上写道:“谢尔盖和我是朋友,我们昨晚刚一起参加了一个聚会。三年内我只见过妮可两次,两次都是和很多人在一起,一点也不浪漫。”

  内幕消息人士透露,出轨沙纳汉丑闻发生后,马斯克曾在一次聚会上向布林单膝跪地请求原谅,被好哥们戴了绿帽子的布林表面上接受了马斯克的道歉,但两人的关系恐怕再难修复如初。

  媒体方面布林也未曾正面回应,但据美媒发现,布林却背地里指示他的财务顾问全盘出售了自己在马斯克公司的个人投资。

  沙纳汉的前夫是一名财务高管,而布林的第一任前妻则是基因公司23andMe Inc的联合创始人安妮·沃西基,安妮是一位女强人,也是排得上财富榜的。

  两人在离婚之前,恩爱有加,经常出双入对的参加宴会,在长达8年的婚姻生活中,安妮为布林生育了一对儿女,但和他的老朋友马斯克同样被外界称为情史丰富的硅谷大佬的布林,怎会忍受感情生活的寡淡。

  2013年布林被曝出轨公司的女下属,谷歌“可穿戴眼镜”的营销经理——阿曼达·罗森伯格。

  同样狗血的是,罗森伯格还是妻子安妮的闺蜜,而且当时的罗森伯格也另有男友,两人双双劈腿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天真的罗森伯格本以为能够成功上位,可惜事与愿违,布林不仅不想和她结婚,还很快厌烦了她,2014年,这段被人诟病的恋情被画上了句号。

  布林却转头与沙纳汉在2015年恋爱,并于2018年秘密结婚了,直到2019年在霍尔·卢瑟福酒庄的筹款活动中被媒体曝光。

  默不作声地搞定情史丰富的硅谷大佬布林,并能够低调与其结婚,不得不说沙纳汉确实是个狠角色。

  但千万别把视野局限在沙纳汉能够成功嫁给世界第六大富豪布林这里,沙纳汉还是一个从美国底层逆袭的华裔女性,她的经历十分具有传奇色彩。

  沙纳汉来自美国加州奥克兰旧金山湾区的一个贫困家庭,母亲是中国移民,父亲是爱尔兰裔美国人。

  在沙纳汉9岁时,她的父亲被确诊双向精神分裂症,即同时患有躁郁症和忧郁症两种精神疾病。麻绳总挑细处断,厄运总找苦命人,不久,她的母亲也下岗失业了。

  在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因为父母都没有工作,政府的救济又不够及时,沙纳汉经常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于是沙纳汉从12岁就开始打工赚钱了,早熟的她展现出惊人的智慧,她并不只靠用劳力换取微薄的收入,她还通过网络早早为自己的人生规划。

  2003年,她通过网络申请了普吉特湾大学(University of Puget Sound),主修亚洲研究,辅修经济学和普通话,四年后她得到了经济学、中文系双学士学位。

  毕业后她独辟蹊径,入职到了一家与所学专业并不对口的加州律所做法律助理,优秀的她居然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成功跳槽到了另一家知名律所,并担任该律所国际惯例法的顾问。

  沙纳汉毕竟非法律科班出身,为了能在行业里有更好的发展,2013年,沙纳汉开启了法律行业的提升之路,选择前往新加坡国立大学进修全球知识产权贸易与中国法律。

  同年独立创业,成立了一家自动化专利管理和估值公司,即一家科技与法律相结合的公司,主营业务是提供专利平台和法务支持。

  到这里,可能就是很多创业者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了,但沙纳汉并不止步于此,她随即又前往美国加州圣塔克拉拉大学攻读博士,并成功在短期拿到了法学院的高科技法、知识产权和诉讼法学的博士学位。

  接着更是被斯坦福大学青睐,成为CodeX团队法律研究员。斯坦福法学院名录显示,沙纳汉在那里参加研究一个将数据科学应用于诉讼程序的项目。

  此外,沙纳汉还是一位慈善人士,她主持成立了一个名为Bia-Echo Foundation(生物回响基金会)的私人基金会,该基金会致力于生殖平等,司法改革和保护地球等活动。

  建立基金会的初衷或许与她的经历有关,沙纳汉在2019年接受《Page Six》采访时透露,她曾自己动手冷冻胚胎,历经多次冷冻胚胎失败、前往旧金山湾区医院人工受孕30多次,才终于成功诞下女儿。

  背靠大树好乘凉,2019年9月,沙纳汉在一场慈善晚宴上宣布,Bia-Echo Foundation基金会将与丈夫布林的家族基金会携手,投资700万美元,与生物医学研究所Buck Institute成为合作伙伴,建立一个致力于全球女性生育寿命及平等的联盟,对妇女卵巢衰老等生育功能老化的研究将进一步深入。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布林提出双方都不向彼此支付女儿的抚养费,因为他知道,即使他一分钱都不分给沙纳汉,后者依然能过得很好。

  作为一名华裔女性,从美国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不得不说沙纳汉搞事业的能力确实很优秀,但其私生活的“狗血连续剧”就令人难以苟同了。文/尤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